生命力的试炼

Sunbet官网 6个月前 (05-19) 八卦笑谈 60 0


《极北》故事 震撼人心 ,

    性命力的试炼

    ——谈《极北》

    天苍苍,地茫茫;冰天寒地,伶仃求生。冰岛与美国合拍的《极北》,一人在北极雪地求生的故事,从简朴中展示强劲性命力、辉煌的人道,技法精华精辟。

    康城影帝麦斯米基辛一直好戏,能忠能奸,能贸易也能文艺,今次以独角戏情势担起全片。飞机出事跌入冰地,在叫天不该、叫地不闻下单独求生,一开始的掘冰捉鱼、绞动电子仪器、睡觉,天天反复雷同行动,看似单调,但单调中主动勤奋的显示,更显出挣扎求存的意志。

听卡特琳阿德尔

德国女高音卡特琳阿德尔 ,     听卡特琳阿德尔     理查施特劳斯的《最后四首歌》,我刻骨铭心。不仅因为那是大师声乐创作的天鹅之歌,还因为其《在晩霞中》的歌词,来自德国浪漫诗人艾兴多夫的诗作:而其《春天》、《九月》、《入睡》,更来自我们长久敬重仰慕的德国诗人黑塞的诗作。每次听到《九月》:“花园忧伤,冷雨冷落花上。夏颤栗着,迎接它的终结时光。……”我就会不无惆怅地想起黑塞在瑞士堤契诺州的离群索居;想起理查施特劳斯在德国南部加利施别墅所度过的似乎洞察人生的时光。     《最后四首歌》听起来很宁静,尤其在无比优美的旋律包裹着时。但其实,其本质并不宁静。面对将要告别这个人世间,有多少人能够泰然自若?能够泰然自若,无疑乃高人了。德国女高音,九十一岁去世的施瓦兹科普芙演唱的《最后四首歌》,我百听不厌。像她那样生活在如此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里的人,自然对《最后四首歌》所蕴含的有着深入骨髓的体会,其与同时代的许许多多的人一样,可以说无数次地与死亡擦肩而过。有这样经历的大歌唱家,当然能够唱通唱透《最后四首歌》。     没有拿卡特琳阿德尔与施瓦兹科普芙相比之意。怎能把接受不同教育有不同遭际的歌唱家相提并论呢?卡特琳阿德

    冰寒入骨未致冻死、食品缺乏仍能寻食于大地。影片前半段猛烈地描绘出坚固的性命力,是讴歌,却很痛楚。主角注视已捕捉鳟鱼一幕,是弥留性命注视另一个弥留性命,交织着庞杂情绪,让最后段冒死救人的行动变得有说服力。

    一个等死的性命,还愿意照应另一个弥留性命吗?剧情发展到中段,直升机发明主角,却在暴风中蜕化,机师惨死,女搭客重伤弥留。运气急转的笔触,简朴直接。男主角冒死照应女伤者,也是辉煌人道,而这类辉煌人道,却因两个弥留性命而进一步迸发出来,他拖者女伤者的残躯,攀山越岭,寻觅捕给站。之前他伶仃求生时,未见主动寻觅补给站,却在累赘另一个伤者时,更困难条件下主动攀山求救,这类性命影响性命的另一种笔法,就在这幕显现出来;性命与情绪的玄妙转变,尽在不言中。

    影片像是汤汉斯《劫后重生》的变奏,但拍法分歧,舍弃雄厚危险的戏剧性,熊袭、堕崖、脚裂也点到即止,连死活边沿的苦叫也完整省略,统统回归到简约、镇静、沉炼,并在纤细中显示性命一般的能量。一幅家庭合照,成为性命力的来源。导演祖班拿拍出雪窖冰天下的困境意志,在险要山地中与蛮横动物进击下,人类看似眇小,但愈靠近殒命愈易引发能量,团体镜头有力,作风冷峻,在简朴中散发着戏味,只是一般排场略为夸大,特别是受重伤后仍能攀山,可托水平稍为削弱了。

    《极北》是作风化的冰雪独角戏,几乎没有对白,纯影象、纯性命的显示,活现出性命力的试炼。

申博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生命力的试炼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